齐放让位给容妧,坐到后座,五秒后她就万分后悔没注意到容妧利落地调到赛道模式,关闭了车辆ESP和怠速启停,等她刚坐稳听到内燃机蓄势待发的轰鸣时,车头微抬像离弦之箭一样猛蹿出去带来的推背感差点把她怼进后备箱。

    齐放捂着脑袋爬起来系安全带,“年轻人开车这么快呢?”

    容妧从后视镜抱歉地看了齐放一眼,“我在驾校打工学的。”

    紧接一个半径很极限的漂移定圆转向,齐放感觉有只无形的大手把自己往车门上按,而安全带SiSi地拽着她抗争,齐放双手抓着车顶后扶,高速带来的胎噪和风噪让她不由加大了音量,“你在驾校还学过漂移?”

    容妧冷静地打方向盘,“漂移是在赛车场打工学的。”

    等车速均匀下来后,齐放松开扶手,放宽安全带,够着身子凑到前座,大声问:“你有没有在夏威夷学过开直升机?”

    容妧疑惑,“啊?”

    季清成警告的视线从后视镜传来,“不要让在开车的人分心。”

    齐放缩了缩脖子,心里吐槽怎么我上次开车你也是说我?有没有人管管啊!这里有人双标啊!

    幸运的是不在上下班高峰期,一路畅通无阻,容妧一脚急刹在车医院门口紧急制动,刹车片划出刺耳的声音。

    到了,容妧没有第一时间下车,握着方向盘求助般看着季清成。

    季清成按开主驾的安全带卡扣,“你先去吧,我来停车。”

    得到许可容妧飞快推开车门,小跑出两步想起来还没道谢转身冲车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后匆匆离去。

    季清成在车机上回放行车记录,齐放回到主驾停车,看了眼屏幕,“乖乖城区开140,我们明天会不会上新闻啊。”

    季清成翻看着行车记录,沉Y片刻,“齐放,你的驾照还有几分?我十二分应该不够扣了。”

    季清成俩人停好车,赶到急诊病房门口时,容妧和季清成之前见到的两个老人压低了声音在争吵。

    “你姐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你哪有时间和JiNg力照顾好容恩?!让我们把容恩带走!”

    齐放探头往病房里看了看,容妧姐姐躺在病床上也像睡美人一样,齐放看了看床头病历卡病人姓名上写着容姒两个字,她就说吧,连名字都很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