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篱小说>穿越历史>望海潮(ABO) > 第4话,听瑟瑟萧萧,夜窗声苦
    任西白离开温府,便想赶紧前往临平与师兄汇合,将亲生儿子交给师兄抚养。原本计划杀了温潜心,这样自己身上的契也将逐渐消掉,恢复自由,谁想到温潜心已离开温府,甚至连温廷臣都不知此事。

    这下只得另寻他法。结了契的坤泽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和乾元断个干净,眼下断不明白,他只得先将孩子托付给他认为可靠之人,然后再去闽南沿海之处,寻找古籍上记载的压制信潮之法。

    他正做着的事不能不称为是在抛弃自己的儿子,哪怕他反复告诉自己交给师兄夫妇抚养是正确的,哪怕这个孩子并非他想要才生下来。但常理来说,世人总是期望一个母亲能对孩子充满天然的母爱。

    任西白不是完全不受世俗道德影响。他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孩子,不想着小娃儿正盘着手指,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脸,还咧着嘴似在微笑。当他笑出声来的时候,两条腿还会蹬起来,脚丫子一下一下猜到任西白的手掌上。

    他知道这个孩子对他有着天生的信赖和亲近。

    这让他的心更柔软了。他甚至能感到自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懊恼忏悔的想法,那也是一种情不自禁的反应。他不能带着孩子出远门,那无异于累赘。

    可是天底下还有哪种关系像这样母子连心,天然纯真呢?

    如果就这样以孩子的无辜笑容作为最后一眼,倒也勉强称之为善缘。

    他没有丝毫放慢脚步,继续赶路。他要先去一间农舍,那家农人受过师兄的恩惠,愿意帮他,他就把马寄养在那里,等上了马,再去临平与师兄汇合就快很多。

    不知什么时候,孩子“咯咯”的笑声就不再响起来了。

    等任西白再去看儿子的状况的时候,儿子只是睁着眼睛,嘴巴是闭着的,偶尔扭动两下,似乎想往任西白的怀里钻。任西白经验不足,只当是孩子要和自己亲近,便摇了摇他。

    紧接着就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听到哭声在他怀里爆发,他紧张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故技重施,摇了摇孩子,还拍拍他的背,然而只是让孩子的哭得更加厉害。打开裹着孩子的小被,也没有异常的气味。孩子的小手乱舞着,摸到了他的手指,顿时紧紧抓握住往自己脸上拽,小嘴张着,在哭泣地间隙不停咂么。任西白终于反应过来,也许是孩子饿了。

    “你只有这会儿不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任西白伤心地对孩子说,知道对方根本不会听懂。“再忍受一下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爹就好了!”

    他什么也不会了,只能让孩子继续哭,用一些笨拙的方式安抚他,却给不了孩子此刻最想要的。哭声甚至给这个夜里增加了一丝诡异的气息。任西白怀疑自己听到了狼嚎,但是因为声音太过遥远而无法确定。

    就在他担忧的时候,额头上又突然传来凉意。

    一滴雨水。然后又是一滴,随后很快点点洒下。衣服上深深浅浅地晕开了,雨势变大的速度惊人。

    任西白自己尚可淋雨,但怀中孩子却淋不得。